穿越小說吧!回到古代不是夢!
歡迎您, [ 我的書架 ] 哇!繁體版
穿越小說吧 > 皇宮因緣 > 竹閣依人 > 盛寵緋聞皇后

76小說 76xs.com 7 6 小 說 7 6 x s . c o m 文 / 竹閣依人

    再次重新回到云舟大陸,燕傾傲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,腦子里忽然涌出很多的記憶,或美好的,或殘酷的,這些記憶鮮明的印在了燕傾傲生命的軌跡中,成為她所有經歷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云舟大陸,這個賦予她第二次生命意義的地方,再一次呈現在眼前,她現在才知道,原來不經過空間卷軸,云舟大陸的最西北端,就是連接血色高原的通道。

    這條通道最先是掌控在羽騎士貴族白族與少數修冰族先祖手中,并且成為眾人所不知道的一個秘密,直到他們在水底城與修冰一族大戰之時,修冰族先祖創建空間陣法用于逃生之道,結果陰差陽錯,空間陣法把燕傾傲和歐陽血鋒卷了進來。

    再后來,池少陵通過秘密手法得到消息,與羽騎士首領白玫交易得以進入此地。

    最后,北寒烈以強硬的手段征服了羽騎士以及白族,羽騎士在云舟大陸受到重創,迫不得已需要進入血色高原避難,這條通道就在層層調查與追蹤之中,被北寒烈破解了。

    “傲兒,我們去接云烈吧。”北寒烈倒不是擔心皇甫云會對他們的兒子不好,他是擔心孩子朝夕與皇甫云相處,與皇甫云的關系會比他這個親生爹爹還要親密。

    幾個月不見,燕傾傲心中也異常掛念小家伙,連忙點頭應道:“好啊!大哥,你回去告訴父親,就說我和烈去接孩子了,等接到孩子我們就回去看他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放心吧。”燕傾歌無比寵溺的看著自己妹妹,思緒卻漸漸飄遠,神色也變得有些恍惚起來,不知道那個人,怎么樣了。

    陡然間想到了什么,燕傾傲頓時忍不住笑了,賊兮兮的看著燕傾歌,問道:“大哥,要不你陪我們去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大哥去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燕傾歌搖了搖頭,上次分別的時候,他們把一切都說得很清楚,就算他現在去了南飛國,也是無濟于事。

    “你和姬末聊過了?”燕傾傲看向燕傾歌,追問道。

    燕傾歌眸光暗了暗,輕嘆口氣說:“末兒說,皇甫云一日為君,她便一日為臣,除非皇甫云不再需要她的效忠,她才會離開南飛國。”

    這種結果燕傾傲不是沒有想到過,但當真的聽到燕傾歌這么說,還是忍不住感到遺憾,明明想愛的兩個人,卻不能相守,這是多痛苦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燕傾傲看著自家大哥失落的神色,開口安慰道:“女相大人重義,皇甫云對她有知遇之恩,她如今不肯拋下皇甫云來北寒國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不過,大哥你也不必那么絕望,北寒國和南飛國現在還有合作,以后事情說不定會有轉機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沒事,這么多年大哥不是一直一個人嘛,也過得挺好的。”燕傾歌死于一轉,頗為豁達的說道。

    燕傾傲只能說,緣分是很奇妙的事情,有些人有緣,但不一定能在一起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堅持,也會有自己的責任,但每一種堅持,都應該被理解。

    和燕傾歌等人道了別,燕傾傲和北寒烈踏上了前往南飛國的道路,夫妻兩人喬裝打扮,簡裝出行,一路直奔南飛國國都浮城。

    這個曾經困了燕傾傲三年的城市,她從來都沒有來得及好好看一眼,直到最后與皇甫云決裂,離開了這個地方。

    她好像曾說過,如果再來到這里,一定要如王者一般,但如今卻似乎不在意了,這個地方曾經于她來說,是牢籠一樣的地方,但是現在,她只想接走自己的兒子。

    燕傾傲心里明白,要想從皇甫云手中接走云烈,堪比登天!

    但是,她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,兒子是她和烈的,無論如何他們也要帶走,哪怕是再大戰一場。

    然而,燕傾傲沒有想到,再一次見到皇甫云,一切都變了,曾經的劍拔弩張,曾經的恩怨情仇,全都化為一個安靜的下午茶。

    “聽說,你武功全失了?”在浮城皇都,第一次看到皇甫云如此羸弱,燕傾傲心中有種難以言說的震撼。

    他靜靜的站在院子里,卻好似一陣風就能把他吹倒!

    這個男人狂妄自大了這么多年,如今身上看起來再也沒有那么多的戾氣,好似變了一個人般,然而他一開口,燕傾傲又覺得他仿若還是那個皇甫云,一切都沒變……

    皇甫云笑眼迷迷的看著燕傾傲,嘴唇揚起一彎好看的弧度,饒有興致的說道:“是啊傲兒,我不光武功全失,而且因為身體損傷得太嚴重還不能重新修練,傲兒,你說你該怎么補償我?”

    這樣的皇甫云,仿若又回到了當年的狂傲不羈,瀟灑肆意,燕傾傲反而有些摸不準他的心思,她默了一下,也不接話,偏著頭四處看了看,始終沒有見到自己的兒子,問道:“云烈呢?”

    “在練書法呢,小環去叫他了,哦,小環是一個新丫頭,不是你原來那個。”皇甫云輕抿了一口茶,面帶笑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茶黑黝黝的,看起來倒不像是茶,而像是藥,燕傾傲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茶杯,鬼使神差般的端起來喝了一口,居然是甜的,甜得膩人!

    皇甫云什么時候喜歡上這種口味的茶了?

    見燕傾傲疑惑皺眉,皇甫云不由耐心主動的解釋:“云烈喜歡喝蜂蜜,這是御膳房研究出來的蜂蜜茶,加了一些調理身體的藥,所以味道有點怪!”

    燕傾傲心中的滋味也變得有些怪,好似許多糾纏不清的陳年往事,全部攪在一起,釀成了這樣的一杯味道奇怪的蜂蜜茶,她曾經恨過皇甫云,因為他極端固執的做法,給燕傾傲帶來了極大的困擾,但現在,燕傾傲只能說,讓一切隨風吧。

    “娘親,爹爹,你們終于來看孩兒了?”

    孩子清脆愉快的聲音在回廊處響起,少了些小時候的綿軟的味道,多了些小小男子漢的感覺,幾個月不見,他們的孩子都長高了許多。

    燕云烈一進院子就歡快的朝燕傾傲和北寒烈撲了過來,看到他活蹦亂跳的模樣,燕傾傲懸著的心也終于放下了。

    皇甫云把她的兒子照顧得很好!

    “乖兒子,讓娘親和爹爹看看長高了沒?”燕傾傲摟住兒子親了兩口,無比寵溺的摸著兒子的頭,眼眶瞬間變得有些濕潤。

    北寒烈伸出大手摟著母子倆,一家三口緊緊抱在一起,整個空氣中都散發著親切團圓的美好味道,皇甫云偏過頭去,顯得有些落寞,他端起茶再喝了一口,已嘗不出甜的滋味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,燕傾傲才放開小家伙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,面色平靜的坐下來喝茶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果然沒有騙我,爹爹和娘親都來看我了!”小家伙一把撲到皇甫云身上,咧著嘴笑呵呵的看著他父皇,滿臉愉悅的說道。

    皇甫云面帶笑意的看著小家伙,語氣親切的說道:“既然父皇沒有騙你,那你答應父皇的,是不是也能做得到呢?”

    燕傾傲神色頓時一僵,她兒子是答應了皇甫云什么事情嗎?

    北寒烈面色也瞬間陰沉了下來,他們父子二人已經分離了太長時間,皇甫云要是再敢耍什么花樣,他絕對不會手下留情!

    “嗯,云烈做得到!”小家伙仰著臉,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    燕傾傲心下一急,開口說道:“皇甫云,你!”

    見自家娘親神色不太好,眼中也有鋒利的冷光,小家伙連忙解釋道:“娘親,云烈只是答應父皇,一定不會忘記父皇的,每年都要來看父皇,陪父皇下棋聊天!”

    大人的事情他不太懂,但是他已經能夠隱隱約約的感覺到爹爹和父皇一直不待見對方,他們之間或許發生過什么事情,有過一些誤會,但是他們都是他最親的人,他誰也不會離開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,阿云!”

    這是在經歷了這么多風雨之后,燕傾傲第一次對皇甫云有一絲感激,或許是因為皇甫云對燕云烈的疼愛,讓他此時此刻,不再是那個過激而偏執的人。

    皇甫云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,動作安靜優雅,仿若一個文質彬彬的書生公子,但他一開口,笑容里幾分肆意,幾分不羈:“傲兒,別忘了,云烈永遠是我的兒子!”

    云烈,永遠是他皇甫云的兒子……

    從浮城離開后,燕傾傲心中感慨萬千,在經歷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,他們終究還是變了,她變了,皇甫云也變了,所有人都變了,連她的兒子也長大了。

    皇甫云最后一步的退讓,成全了所有人,不知道他以后的路會怎樣,不知道以后會有誰陪著他,但是毫無疑問,他也將開始自己新的生活,一代帝王皇甫云的一生,應該是傳奇的一生吧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有沒有后悔過遇到三小姐?”作為南飛國皇最為看重的兄弟,皇甫夏已經正式登上了南飛國的政壇。

    眾人一開始都不知道南飛國皇為何要重用一個原本毫不起眼的皇子,但當皇甫夏治國才能初顯,一系列制度改革以及休養生息政策,讓百姓們大為受益,很快就受到了全國百姓的追捧,名望極高。

    皇甫云抬頭看了一眼年輕的皇甫夏,調侃的笑道:“我后悔沒有早一點把她搶到手。”

    一個月以后,南飛國傳來了皇甫云退位的消息,新皇皇甫夏繼位,宣布與北寒國世代友好,永不主動開戰!

    南飛國一代帝王皇甫云,在位只有十年時間,從此消失了蹤跡,無論是朝堂上,還是江湖上,再也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寒都,覺得一切都很親切,馬車還在將軍府遠處,燕傾傲就看到了燕風塵翹首以盼的身影,眼眶頓時有些濕潤,這個自她來到云舟大陸之后,就一直溫暖疼愛著她的父親,如今兩鬢也有了些許的白發。

    “小姐!你終于回來了,可想死我了。”燕傾傲剛下馬車,黑莓一把沖到燕傾傲懷里,眼淚大顆大顆的掉落下來。

    她日盼夜盼,終于把小姐盼回來了!她相信小姐一定會回來,哪怕等一輩子,她也要等到小姐回來!

    “傻丫頭,我這不是回來了。”燕傾傲摸了摸黑莓的頭,語氣溫柔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回來了就好,回來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老將軍難掩激動,眼眶也紅了,直到小家伙一聲清甜的外公,才讓燕風塵會心一笑,然后一把把小家伙抱了起來。

    回家的時間,變得特別的悠閑自在,北寒烈退位之后,一直和燕傾傲住在將軍府,兩個人無論是待在將軍府還是外出,總是成雙成對,簡直羨煞旁人,北寒烈總說,要把以前分開的時間全都補回來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時間,已是春去冬來……

    北寒國的雪來得特別早,鵝毛般的大雪紛紛揚揚下了起來,院子里一片潔白,落光了葉子的白樺樹上掛滿了晶瑩的雪,燕傾傲站在窗邊,吸一口新鮮空氣,悠閑的賞著雪景,還有雪景里的人。

    父子倆冒著大雪在院子里練劍,一大一小兩個人成為大雪中最為亮麗的風景,小家伙手中握著一柄打造精美的短劍,是他從南飛國帶回來的,他父皇送給他的禮物,兩個小手有模有樣的揮舞著短劍,頗有氣勢的比劃著。

    北寒烈也是一臉嚴肅認真的教著小家伙練劍,一個教得快,一個學得快,很快就到了對招的時刻,燕傾傲兩手托著下巴,饒有興致的看著父子二人。

    只是,今時不同往日,院子里大雪紛飛,地面堆滿了皚皚白雪,整個的一片雪白色,而今日北寒烈所穿的白色衣服又與大雪極為相似,幾乎要與大雪融為一體,再加上他滿頭白發,在雪地中游走,讓人很難捕捉到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白衣白發,在雪中孩兒都看不到你了。”小家伙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紅色艷麗的衣服,兩腮鼓鼓的略顯委屈的說道。

    北寒烈高深莫測的瞅了一眼小家伙,循循善誘道:“你娘親說,和環境一樣的顏色是保護色,遇到敵人的時候可以迷惑敵人,就像爹爹的衣服和大雪融為一體一樣,是不是有迷惑的作用?”

    “嗯,孩兒都分辨不清了。”小家伙頗為贊同的點了點頭,娘親說的話是很有道理,難怪爹爹這么厲害。

    見小家伙一臉贊同和佩服的模樣,北寒烈繼續面不改色的開口道:“那你要不要和爹爹穿一樣顏色的衣服?”

    燕傾傲忍不住偷笑起來,這當爹的也真是不容易啊!為了小家伙能夠脫掉這身紅色耀眼的衣服,煞費苦心的整了這么一出,也不知道小家伙能不能明白他爹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孩兒喜歡紅色。”燕云烈開口,四下一片靜默。

    這些衣服是父皇給他準備的,他箱子里還有好多呢,比起素白顏色的衣服,他要更喜歡父皇那樣酷酷的紅色。

    燕云烈從小受到皇甫云的影響,連穿衣服的風格都和皇甫云極為一致,北寒烈早就想改變小家伙的看法了,但一直覺得孩子太小,他也不好說,今日正好下雪,他找到了一個絕佳的機會,把小家伙叫出來練劍。

    他白色的衣服成為保護色,在雪地中行動讓人很難捕捉,再加上他今日刻意沒有讓小家伙,小家伙才會垂頭喪氣。

    見小家伙一臉糾結和執著,北寒烈略帶遺憾的說道:“那沒辦法嘍,紅色的衣服在雪地里是很顯眼的,根本沒辦法隱藏自己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想了想,若有所思的說道:“爹爹,孩兒覺得衣服顏色不是最主要的原因,主要還是因為孩兒練功不夠努力,所以才打不過爹爹,孩兒以后一定勤學苦練,將來打過爹爹。”

    燕傾傲被孩子的天真與認真驚到了,沒想到云烈小小年紀就能明白這樣的道理,他能這么說,說明他已經有了自己獨立的認識和思考,燕傾傲感到特別的欣慰。

    “嗯,云烈說得對!”北寒烈低頭看著自己的兒子,神情嚴肅認真的說道。

    燕云烈嘻嘻的笑了兩聲,瞥見窗口正在觀看他們父子倆練劍的燕傾傲,邁著小腳丫飛快的朝燕傾傲奔去,嘴里歡快的喊著“娘親娘親”。

    燕傾傲只覺得再也沒有比這更快樂的日子了,一家人團聚,就像普通人家一樣其樂融融,回想起以前那些驚心動魄的日子,只是嫣然一笑,云淡風輕……

    一個月之后,大年三十如約而至,將軍府內張燈結彩,共慶除夕,迎接新的一年。

    今年不同于往日,眾人約好了要在大將軍府過年,說是大將軍府內的年味最濃,紛紛要來沾沾年氣。

    這一日,小家伙尤為高興,一大早就收到了一份神秘禮物,小家伙藏得嚴嚴實實,連燕傾傲和北寒烈也不給看,最后還是燕傾傲給他講了一些道理,他才拿出來,說是他父皇給的。

    燕傾傲倒是也不好奇,只是確認了禮物的安全性,確實找到了皇甫云的記號,就把禮物盒子原封不動的還給了小家伙。

    過了沒一會兒,小家伙喜滋滋的穿著一身嶄新的衣服出來了,衣服又紅又酷又炫,極為惹眼,他手里還拿著一柄匕首,比燕傾傲隨身攜帶的匕首還要精美,這一身裝備,簡直羨煞旁人。

    燕傾傲遠遠的就瞥見小家伙喜氣洋洋的跑過來,把手中的衣服隨手扔給了黑莓,無奈搖頭:“看來這小子是不會穿咱們給他準備的這身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我覺得小公子穿紅色衣服很好看,這種款式和料子,寒都最好的裁衣店只怕也做不出來!”黑莓跟個小迷妹似的看著她家小主子,云烈少爺真是怎么看怎么覺得好看!

    好看那是自然,因為這種款式和顏色的衣服一看就是皇甫云自己設計的,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,都極為合適,燕傾傲有些懷疑皇甫云是不是當裁縫去了。

    “娘親娘親,我告訴你一個秘密,我知道義父在哪里了,嘻嘻……你不許告訴爹爹哦!”小家伙神秘兮兮的湊到燕傾傲耳邊,輕言細語的說道。

    燕傾傲不由挑了挑眉,頗為好笑的問道:“為什么不告訴爹爹啊?”

    “爹爹是個醋壇子,我怕爹爹會吃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燕傾傲干笑了兩聲,摸了摸兒子的腦袋,兒子鬼機靈的模樣,真是讓人拿他沒辦法。

    “你們娘兩在說什么悄悄話呢。”

    母子倆談笑間,一道哄亮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,燕傾傲轉頭一看,是北寒陌來了。

    “皇叔,云烈可想死你了。”見到北寒陌,小家伙興奮的揮舞著手臂,足以可見他有多歡迎這個皇叔!

    北寒陌身后站著雅鰈,即便已經貴為皇妃,雅鰈依然恭恭敬敬的朝燕傾傲行了一禮,燕傾傲已經多次說過不必,但在雅鰈心中,認定了北寒烈和燕傾傲是她永遠的主子,如果沒有他們,就不會有雅鰈,更不會有如今的皇妃。

    “哎呀,云烈這么想皇叔啊,是想皇叔呢,還是想吃糖果呀?”

    北寒陌一把抱起小家伙,親親捏著小家伙的臉蛋,胡亂就親了兩口,這小家伙長得太漂亮了,任是誰見了都想親兩口!

    小家伙一臉嫌棄的擦了擦自己的臉蛋,嘟囔著嘴道:“想吃糖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傲兒,這孩子和咱們小時候太像了,一樣的鬼怪機靈。”

    北寒陌正笑得開心,耳邊冷不丁的傳來一句話:“你叫傲兒什么?”

    北寒烈踱步走來,一把將燕傾傲攬在手臂中,面色臭臭的盯著北寒陌,總是這么沒大沒小的,什么時候才能改口叫傲兒皇嫂?

    “額,咳咳……皇嫂皇嫂。”北寒陌怕怕的吐了吐舌頭,只能硬著頭皮改口,然后想了想,一臉委屈不服氣的說道,“皇兄,你現在倒逍遙,你兄弟我可不輕松啊,每天一大堆公務,難得有空出來湊湊熱鬧,我容易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給你留了個幫手嗎?”北寒烈挑了挑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國師大人啊?一個月告假一半,最近直接寫辭呈了!”

    誰能告訴他,為什么一向清心寡欲的國師大人,最近總是向年輕的官員請教如何討女孩子的歡心?還有,那位叫冬陽的姑娘不是已經住進國師府了么,怎么還需要國師這么費心費力的討好?

    燕傾傲暗自一笑,只怕輕靈這家伙是想找借口開溜了,國師大人沉迷女色,不務正事,不理朝政,這倒是一個絕好的借口!

    “傾歌呢?他可是文武雙全,你多利用利用!”北寒烈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一提到燕傾歌,北寒烈就更加郁悶了,氣沖沖的說道:“他每日忙著會友,一下朝就跑得沒人影了。”

    誰能想象得到,連一向只對軍事感興趣的燕傾歌大將軍,最近也變得奇奇怪怪,總是出現在舞文弄墨的場合。

    有一次,燕傾歌還被朝中的一位大臣遇到在文仙閣以詩會友,與一位長相清秀的公子眉來眼去,北寒陌簡直嚇了一跳,差點以為燕傾歌三十幾歲未娶,是因為有斷袖之癖了!

    燕傾傲有些同情的看了北寒陌一眼,輕笑道:“給你個建議,去文仙閣,拜姬末為女相,保準你一下子多兩個苦力。”

    “傲兒,你個野丫頭,說誰是苦力呢?”

    好巧不巧,燕傾傲說的話被他大哥一字不落的聽到了!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大哥,你聽錯了,沒說你!”燕傾傲干笑了兩聲,表示絕不會承認這個主意是她出的。

    北寒陌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文仙閣的那位長相清秀的“公子”,就是皇甫云一退位就辭了官的名相姬末啊!

    啊……傲兒怎么不早說,他這就去拜姬末為女相!

    北寒陌在眾人奇怪的視線中,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,燕傾歌臉色都變了,連忙追了上去,皇帝陛下啊,可千萬別給他搞砸了。

    “呀,今天這么熱鬧啊,小鬼,想姨了沒?”西木婷拉著小影進了門,神色奇怪的瞧了一眼風風火火出去的北寒陌和燕傾歌,直奔小家伙。

    燕云烈又是一臉無奈的擦了擦自己的臉,兩腮鼓鼓的嘟囔著嘴道:“當然也想婷姨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嘴真甜!”

    西木婷最喜歡這個小包子了,又軟又可愛,小嘴還特別的甜,太招人喜歡了。

    小影神色溫柔的盯了盯西木婷肚子,他們過不了多久,應該也會有個孩子了吧,婷兒這么喜歡小孩子,他們最好多生幾個。

    “我要小影叔叔抱!”

    在西木婷的極度狂熱的揉捏下,燕云烈求救似的看向小影,他這個婷姨真是太親熱了,真讓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啊?不喜歡婷姨抱啊?”

    西木婷看著小家伙掙扎著要逃開,沮喪著臉,故作失落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小影叔叔酷!”小家伙給出了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理由,而且,小影叔叔不會胡亂捏他的臉蛋,更不會抱著他猛親,婷姨的口水都沾到他臉上了!

    西木婷了然的笑了笑,把孩子交給小影,然后樂呵呵的說道:“傲兒,依情說……啊,傲兒人呢?”

    “咦,娘親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耳邊忽然刮起一陣風,燕傾傲覺得自己身體整個一輕,一眨眼間,她人已在空中飛了起來,燕傾傲低頭一看,手中輕輕抓著北寒烈的一縷白發,她一臉溫柔的把長發繞在指尖,無奈的看了一眼身旁男人,輕聲笑道:“烈,你帶我去哪兒?”

    “去一個不太熱鬧的地方!”北寒烈一邊說,一邊加快了輕功,就連燕傾傲也不得不承認,這個男人的絕世武功,讓很多人望塵莫及!

    “哪里不太熱鬧?”

    “只有你和我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額……”

    (大結局)

    免費穿越言情小說盡在

    穿越小說吧最新官網www.pwasjv.com.cn免費穿越言情小說盡在

穿越小說吧最新官網www.pwasjv.com.cn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全文閱讀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可向我們舉報
龙腾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