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說吧!回到古代不是夢!
歡迎您, [ 我的書架 ] 哇!繁體版
穿越小說吧 > 皇宮因緣 > 慕容梓婧 > 庶女策,毒后歸來

【段芙蓉番外】情天恨海終是空(8) 文 / 慕容梓婧

    段芙蓉推開她,又道:“你愛他,便想讓他活下去,你以為人人都可以愛得這么簡單嗎?你這個傻瓜!你知道不知道,你的鳳哥哥,你的四皇子殿下,他永遠也不可能來找你了!他已經死了!他被大火燒死了!留”

    她忽然笑了起來,但那笑凄涼又猙獰,令人說不出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嗎?是你害死他的!都是因為你,他才那么固執,他才錯過了自救的機會,都是你的錯,全部都是你的錯,他才會死的!!”她竭嘶底里地喊,又哭又笑,眼神里全部都是可怕的瘋狂。

    小櫻離從未反抗過這位大姐,但是當她聽到她說這樣的話,看到她的瘋笑時,她忽然出手,狠狠地推了她一把,“你胡說!你胡說!風哥哥是不會死的!他說過,讓我等她,他會來接我,他不會騙我的!我也沒有害他,我才不會害風哥哥!你為什么要說他死了!你為什么要這樣說!”

    段芙蓉本就沒有想到小櫻離會忽然推她,冷不防之下居然被推得跌倒在地,手彎處擦破了皮。

    她的肌膚可是每隔兩天要用牛奶沐浴呢!她的全身上下,都是她精心保養的!現在居然被小櫻離害得破了皮!她怎么能不憤怒呢!手邊正好有塊石頭,她將它抓在手中,然后她在小櫻離崩潰的質問中站了起來,手臂輕輕一揮,真的只是輕輕一揮,那塊石頭便狠狠地砸在了小櫻離的腦袋上。

    小櫻離驀然停止說話,震驚地看著自己的姐姐,額上數股鮮血流下來,剎那間竟然濕了整張臉,連衣裳也被染紅了多處。

    段芙蓉也沒有想到,自己下手會這般狠,一時間只嚇得腿腳發軟,又見小櫻離眼睛一翻,倒在地上,她更嚇得驚聲尖叫起來……

    小櫻離沒死,被刑婆婆抱回屋里,聞訊而來的大夫人叫來了大夫。

    七八天后,小櫻離醒了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被傷了頭,也或許在倒下前,受到了太大的刺激,使她本能地拒絕相信事實,她的回憶出現了部分的遺失藩。

    比如,她記得自己是一直住在仆人院的,也記得自己有兩個姐姐,記得自己的娘親在她六歲時去世了,她記得所有的悲傷,卻忘記了所有的快樂,她忘了四殿下鳳沐,也忘了三殿下鳳羽,似乎從來沒有與他們相識過,他們也未曾在她的生命里留下任何痕跡。

    段芙蓉叮囑所有人,不許告訴小櫻離真相,三殿下不屬于小櫻離,四殿下更不屬于小櫻離,她這樣的小踐蹄子,憑什么擁有他們呢?就算只是在記憶里擁有也不可以!她的失憶,正合段芙蓉的心意。

    果然,沒有了四殿下和三殿下,小櫻離身上的光彩忽然就消失了,她又變成了那個可憐的,無人理踩與關注的櫻離,每日默默地吃著嗖了的饅頭,用力地推著石磨磨豆子……只是深夜無人時,她會坐在那棵黃桷樹下,看著黑漆漆的天空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對于小櫻離來說,一切已經結束,一切又剛剛開始。

    二世的糾葛,也是自這次的失憶開始。

    這一世,她去了皇子選妃宴,被三皇子選重為妃,一世佐帝,最后悲慘死去。

    下一世,她仍去了皇子選妃宴,卻因為在被段芙蓉攻擊昏迷后,就被上一世的靈魂附身而重生,她沒有再嫁給三殿下,卻是拼盡全力,與自己曾經以為是親人與愛人的他們為敵。

    再說四殿下鳳沐。

    鳳沐并沒有死,他逃出了皇宮。

    然而卻并沒有完全逃脫明帝死士的追殺。

    在他重傷,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難逃一死的時候,他沒有遠走高飛,反而往都城而來,他要見小櫻離最后一面,他答應過她的,去接她,就算現在已經不能接她走了,他也要見她一面才可以。

    他沒有支撐到段府,便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天可憐見,小櫻離因為傷沒有徹底的好,之前看傷的大夫沒有大夫人的邀請又不再來,刑婆婆便冒險讓小櫻離出府尋大夫繼續看傷抓幾幅藥吃,沒想到回來的路上,就看到了路邊躺著的鳳沐,只是她即失去了有關他的記憶,又兼鳳沐喬裝改扮,所以她并不認得他了,本想著自己也是艱難的快要活不下去,雖同情他,卻沒辦法救他,便打算裝沒看見走過去。

    誰知道,被鳳沐輕輕地扯住了裙角,他艱難地喚著她的名字,“小櫻離……櫻離……”可惜在大火中被煙熏了嗓子,他那么用力只是發出些微沙啞的聲音,小櫻離并沒有聽到他說什么,只是覺得他的眼睛,仿佛忽然看進了她的心里,似乎他是世上最了解她的人,她從他的眼里,看到了他的感激,他的憐惜……

    鳳沐確實很感激,他在臨死之前,竟然還能再見到小櫻離。

    但是看到小櫻離腦門上還貼著紗布,還有手中提著藥,便想到她肯定又是受了誰的欺負,才會如此,因此而憐惜……

    這一刻,他全然沒有想到自己。

    他只想立刻站起來,將小櫻離護在懷中,然后替她懲罰那些欺負她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,他此刻

    什么都做不到,漸漸地視線發黑,意識的最后,是小櫻離蹲下身子,向他伸出手,似乎想要將他扶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再次醒來的時候,發現小櫻離就在他的身邊,靜靜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小櫻離……”他努力地喚道,然而她卻依舊聽不清他在說什么,以為他是口渴,立刻給他端碗水過來,將他半扶起來,艱難地灌了些水在他的口中。喝完水后,鳳沐似乎也覺得自己好了些,剛想要說點什么,便聽得玉銘在外面喊,“三小姐,大夫人來了,看到三小姐并沒有磨豆子,有些生氣呢,我說三小姐出恭去了,三小姐快點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小櫻離放下碗,再看了眼鳳沐,將一張破舊的棉被往他身上蓋了下,便如兔子般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鳳沐心里很生氣,大夫人果然又在虐待小櫻離……

    正在想著,一個圓眼的小姑娘走了進來,輕輕地走到他的面前,蹲了下來,伸手要將他臉上的面具取掉。鳳沐沒有拒絕,她順利地揭掉了他的面具,然后啊地輕呼了聲,手中的面具掉在了地上,“果然,果然是四殿下——”小姑娘嚇得連忙跪下嗑頭,“小婢玉銘參見四殿下。”

    鳳沐艱難地動了動手指,示意她不必如此多禮,只是微笑地看著玉銘,玉銘似乎有些明白他的意思,道:“你是說,三小姐怎地好似不認得您了吧?”

    鳳沐并沒有覺得小櫻離不認得自己了,其實他只是想讓玉銘想辦法護著小櫻離,雖然玉銘只是個小小婢子,但是這時候,已經沒有別人能夠幫小櫻離。但是玉銘的話,卻讓鳳沐有些疑惑,努力地出聲問道:“為何這樣說?玉銘,發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玉銘回頭看看,確實無人在門外附近,這才道:“四殿下,三小姐被大小姐用石頭打了頭,她暈了好幾天沒醒來,再醒來卻失去了部分的記憶呢……據我這幾日的觀察,她記得很多事,唯獨不記得您和三殿下了,有時候小婢刻意提起來,她也只是一幅全然不知的樣子……還有,大小姐不讓我們在她的面前提過去的這些事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鳳沐只覺得腦子里轟然一響,小櫻離,竟不記得他了……

    怪不得,他剛才覺得二人相對的目光,很有些陌生的感覺。若她記得他,就算他戴著面具,她也依舊會一眼認出他吧?

    鳳沐不知道還能說什么……

    好半晌才道:“她,還能好嗎?”

    玉銘搖搖頭,“我悄悄地問過大夫,大夫說三小姐在被打昏之前受了刺激,這種刺激使她不想相信有些事,所以干脆忘了那些事。或許不想起來,反而是好事呢……我聽看到當時情景的人說,三小姐被打昏之前,大小姐告訴她,四殿下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鳳沐聽到這里,他聽見了自己心碎的聲音……

    好半晌,他努力地把掉在地上的面具又撿起來,蓋在自己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玉銘,永遠不要告訴她,我就是四殿下,我回來找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殿下……”玉銘的眼圈紅了,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定是,活不成了,我不想讓她再受一次失去我的痛苦,既然她已忘了,那正好,就當我從未在她的生命里出現過吧……”

    當天夜里,小櫻離端了半碗粥過來。

    她亦想取下他的面具,看看他的臉,他卻阻上了她。而小櫻離也是非常尊重別人的,當下不再勉強,將粥放在他的面前,就出去了。果然她是半點兒也認不得他了。鳳沐非常想讓她留下來陪著他,但卻忍耐著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因為小櫻離在仆人院能力有限,能夠抓到的湯藥也只是很尋常的草藥,幾天后,鳳沐的傷情越來越重,直到那一日,他整整昏迷了整日,醒來的時候看到小櫻離在自己的身邊,她擔憂地擰了個毛巾把子放在他的額上,眼眸里有愧疚和難過,臉上的淚珠晶瑩惕透,見他醒來,她道:“對不起,我沒有辦法救你……”

    鳳沐搖著頭,“不,不要難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我,把我葬在那棵黃桷樹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鳳沐努力地抬手,想要摸摸小櫻離的臉,回憶起當初小櫻離純真的笑臉,還有她撲入他懷里的情景,還有二人在黃桷樹枝椏上吹風的情景……鳳沐漸漸地陷入黑沉,他多想,多想再多活些時候,看著小櫻離長大,他會對她說那三個字——我愛你。

    他不會再讓她受欺負,他想陪著她,一直陪著她。

    鳳沐帶著這種愿望不能實現的遺撼,緩緩地合上了眼睛,那只努力抬起的手,驀然跌落下去,小櫻離愣了下。

    接著爬在他的胸膛上,聽聽他的心跳,靜悄悄的,什么聲音都沒有,他,死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小櫻離還是揭掉了他的面具,因為她覺得,人死了不該戴著面具下葬,否則在陰間也會戴著面具,就沒有人會認得他,而他也找不到自己的親人。當她將他的面具摘掉時,外面正刮一陣風,黃桷樹的葉子紛紛落下,她看到一張絕美容顏,就算他已經死去,就算他的面色那樣蒼白,但那蓋著的眉睫,還在唇角一點血跡,都沒有絲毫減去他的風華

    絕代。

    小櫻離只覺得自己的心,忽然很痛很痛,像是被誰狠狠地抓在手中,像擰衣裳以的擰著,又像被誰生生的挖掉了一大塊,她忽然將他抱在自己的懷里,如同珍寶一樣,久久都不愿放開。

    她按照他說的,將他葬在了那棵黃桷樹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鳳沐下葬的當日,玉銘悄悄地將鳳沐生前交給她的一封信,送到了大小姐段芙蓉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段芙蓉并沒有看到送信人是誰,只是看到那封信隨風滾動,居然正好滾到她的腳下。

    信封上赫然書寫著“芙蓉小姐親啟”幾個字。

    那字清靈飄逸,段芙蓉的心驀然一跳,連忙打開信,只見信上只寫著這樣幾行字,“余欠小姐一段情,本因無法償還而心有凄焉,然無意得知小姐每每提及想要摘取天上之星,余不才,愿助小姐摘取天上之星,請小姐入夜行于府后翠園林間,自然明白余之心意。至此,余已還清小姐之情,此生互不相欠,來生再無糾葛,保重。”

    段芙蓉的淚水一點點地滴在信紙上,打濕了字跡。

    他這算是什么?算什么呢?是在死前要跟她算清今生的帳嗎?互不相欠,他連來世的打算都做好了,他不想在來世與她有所糾葛,他就這么討厭她嗎?

    不過那晚,她還是去了翠園,這里是段府最為偏僻之處,平時倒很少來此。

    夜風颯颯,她略微地有些害怕,然一股力量還是使她鼓起勇氣往林間深處而去,過了片刻,只見點點微亮在草叢間跳躍,像一顆顆小星星藏在那里探頭探腦。她放下手中的燈籠,欣喜地看著這一切,只見那微亮越來越多,越來越多,而且漸漸地都從草叢里飛出來,聚集成一層薄薄的亮霧……

    她的手微微往上探,將有幾點光亮落入掌心……果然,她摘了星星,這些是螢火蟲,但此刻,它們是他送給她的星星……

    她追著這光亮跑,笑得極開心。

    然而等她追累了,卻忽然倒在地上,身體躺在微涼柔草的草叢之上,她仰望著天空,望著那些飛來飛去的星星,臉上都是淚水。

    鳳沐啊,鳳沐……

    若是重來一次,你會不會愛上我?

    或許那次無意間撞到大皇子鳳旭的秘密,是上天給她唯一的機會,唯一可以好好的愛他的機會,她卻錯過了,所以她錯過了他,錯過了有可能很美麗的一段情。她沒有輸給小櫻離,她只是輸給了自己的自私與無情,輸給了鳳沐。

    很多年后……

    當她落魄到一無所有,還在心里默默地問過自己,這一生,到底有沒有愛過誰?有沒有被誰愛過?

    她想到的,只是那草叢間閃爍的微亮,那一夜,沉浮的星辰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親們,段芙蓉番外暫時告一段落,這一段是他們上世被遺露的一段,段芙蓉與段櫻離還有鳳沐之間,早就有所糾葛,才有了后面那些紛紛擾擾。文中其他人的番外,只能有思路并且有空的時候再寫了,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傳上來,大家不要等,但是出版書里肯定是有獨家番外的,這個提前告知哈哈。話說出版蠻慢的,一起等待吧。

    新文《天機皇妃,暴君的女人》已經開更,敬請親們關注支持。這是一篇很新穎的重生文,女主重生后為自己辦喪事,發現曾經的對手反而是真正愛她的那個人,而且她是有技能的哦~是個女風水師。對這方面有興趣的親更不能錯過了,可以一起探討。愛你們。回見。

    地址:http://novelhongxiu/a/1030390/dexhtml

    免費穿越言情小說盡在

    穿越小說吧最新官網www.pwasjv.com.cn免費穿越言情小說盡在

穿越小說吧最新官網www.pwasjv.com.cn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全文閱讀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可向我們舉報
龙腾小说